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廉洁教育 > 廉政广角

越共中央原政治局委员涉案始末

发表时间: 2017-12-20 17:45:22    来源:     作者:     阅读: 0

违反经济管理的规定,造成严重后果;身陷能源与银行业贪腐案件——
越共中央原政治局委员涉案始末

12月8日,越南公安部批捕越共中央原政治局委员、胡志明市原市委书记丁罗升,这是越南近年来一系列能源和银行业腐败案中落马的最高级别官员。

自去年年初召开的越共十二大以来,反腐和党建两个议题一直受到高度重视,接连有贪腐官员受到惩治。据越南问题专家观察:“腐败与反贪腐并非越共的新议题,越共领导人非常清楚,腐败会对其执政构成重大威胁。”

“政坛明星”涉嫌违反国家规定

12月8日,越南公安部对越共中央原政治局委员、胡志明市原市委书记、中央经济部副部长丁罗升发出起诉书和拘留令,理由是他涉嫌“违反有关经济管理的国家规定,造成严重后果”。

据越南通讯社报道,越共中央政治局当天早些时候作出停止丁罗升参加党组织生活的决定,越南第十四届国会常委会通过对丁罗升进行起诉、拘留并终止其国会代表权限和任务的决议,从而为批捕丁罗升扫清了障碍。

在越南近年来涉及能源产业和银行业的一系列腐败案中,丁罗升迄今为止是落马并面临起诉的最高级别官员,因而备受关注。他现年57岁,出生于越南南定省,曾是一名有博士学位的“60后”政坛明星,却因担任越南国家石油和天然气集团董事长期间的违规行为受到调查。

丁罗升当过企业主管,也在地方党委干过领导职务,还做过交通部长,2011年起担任越共中央委员,2016年1月在越共十二大当选中央政治局委员,同年2月被任命为胡志明市市委书记。胡志明市是越南最大城市、经济中心,全国工业最发达的地区,胡志明市和首都河内的“一把手”通常由中央政治局委员担任。

丁罗升的弟弟丁孟胜也曾担任越南国家石油和天然气集团高管,眼下与该集团原副总经理阮国庆等多名涉案人员一起被拘押,面临起诉。据越南媒体报道,丁孟胜同样涉嫌“违反有关经济管理的国家规定,造成严重后果”。按《越南每日快讯》的说法,阮国庆与多桩大型项目管理不善有关,涉及两座热电站、一座纺织厂以及多家燃料厂。

今年5月,越共十二届五中全会决定对丁罗升处以党内警告处分、并免除其担任的越共中央政治局委员职务。这次会议发布的新闻公报说,丁罗升“存在非常严重的违规行为和错误”,对党委、党组织及他本人信誉产生了不良影响,引起干部、党员及群众不满,必须依照党纪进行处分。不过,越共当时在新闻公报中仍然称呼丁罗升为“同志”,而丁罗升随后改任中央经济部副部长。

据越南媒体报道,越南先前只有陈春柏和阮河潘两名原政治局委员受过免职处分。另外,越南前国家主席张晋创也曾受到党内警告处分,但没有被开除出政治局。

牵涉两起特大经济案件

最近数月,越南加紧追查牵涉能源产业和银行业的贪腐案件,至少51人被捕,不少企业高管被判有期徒刑、终身监禁乃至死刑。按照越通社的说法,丁罗升的落马与两起特大经济案件有关联。

第一起案件牵涉海洋银行。2008年,越南国家石油和天然气集团斥资8000亿越南盾(约合2.3亿元人民币)购入20%的海洋银行股份。2015年,海洋银行不堪债务缠身,被中央银行、即越南国家银行接管,导致越南国家石油和天然气集团的投资“打了水漂”。

调查显示,海洋银行向超过5万人和将近400家企业及机构支付了违反央行规定的高额利息。在一份“获益名单”中,越南国家石油和天然气集团及其众多子公司赫然在列。

据估算,海洋银行支付的违规利息总额达到1.6万亿越南盾(约合4.7亿元人民币)。时任越南国家石油和天然气集团副总裁阮春山一人就独得了相当于7280万元人民币的利息,令人目瞪口呆。不过,阮春山后来辩称,他并未独吞这笔巨款,除了花在公司的新春庆祝活动上,还“慷慨”分赠给多名政府官员。

阮春山在进入越南国家石油和天然气集团高层之前,曾任海洋银行总经理。今年9月,阮春山因侵吞巨额国有资产、滥用职权谋取私利、故意违反国家经济管理规定造成预算资金出现重大损失等多项罪名,被河内市人民法院判处死刑。

有关海洋银行与越南国家石油和天然气集团的腐败情节主要发生在2010年至2014年,这段时期越南国家石油和天然气集团是由丁罗升“掌舵”。

一些央行官员也卷入海洋银行案件,正接受刑事调查。今年9月发布的一份政府调查报告说,越南央行2010年至2015年期间存在多种违规行为,例如对职员的违规操作视而不见、未对高危企业发布破产风险警告、违反多项反腐败法规等。

第二起案件牵涉越南油气安装股份总公司经营不善、侵吞公款等现象,该公司是越南国家石油和天然气集团的子公司。越南油气安装股份总公司的多名前高管去年9月受到起诉,而一名在逃高管郑春青被列入“红色通缉令”。

郑春青现年51岁,从2007年至2016年,历任越南油气安装股份总公司党委副书记、总经理、董事长以及后江省省委委员、人民委员会副主席等职。越通社报道,郑春青因不负责任和管理失察,以及故意违反商业管理法律规定,导致公司损失近3.3万亿越南盾(约合9.6亿元人民币)。

今年8月,此案出现戏剧性的一幕,甚至引发越南与德国的外交纠纷。越南公安部7月31日宣布郑春青投案自首。然而,德国外交部8月2日宣称,郑春青并非主动从德国返回越南自首,而是被越南政府人员从德国“绑架”回越南。按照德国媒体的爆料,郑春青7月23日在德国首都柏林蒂尔加滕公园被多名“携带武器的越南安全部门特工”“捆绑并塞进一辆汽车”后带走。越南外交部8月3日否认绑架说法,越南国家电视台则于当天播放了郑春青悔过画面。越共表示,目前正寻求让郑春青明年1月开始受审。

屡出重拳彰显反腐决心

近年来,越南领导层一直强化政策措施打击腐败,查处多起贪腐大案。去年召开越共十二大,政治报告中提出六大核心任务,摆在前两位的就是党建和反腐,彰显了越共从严治党、打击腐败的决心。

2016年7月,越南召开回顾《反腐败法》执行10周年会议。据会上的报告,10年间,腐败共给越南造成了将近60万亿越南盾(约合174.8亿元人民币)和400多公顷土地的损失。越南常务副总理张和平在会上表示,反腐仍存在诸多限制和缺点,未能达到预设目标和要求。

报告还指出了一些问题,例如经济管理政策不够透明、存在腐败滋长空间,特别是在土地管理、建设投资、国家预算管理、政府资产、人员、信贷等领域,以及反腐败措施效率低,10年间仅17人被发现在财产申报中提供虚假信息。

一些分析人士表示,过去一年来,丁罗升等高级官员的落马,体现了越南领导层重拳反腐的决心。在荷兰莱顿大学越南问题专家乔纳森看来:“这一进展代表了越南政治生活中的一件大事,显示越共高层齐心协力惩治腐败,查处贪腐和管理不善的重大案件。”

2016年11月,越共中央书记处决定免除越南工贸部前部长武辉煌的工贸部党组书记职务。越通社报道,武辉煌本人不能以身作则,任命其子武光海为越南烟草总公司纪检委员和西贡酒业公司副总经理等职务,违反党纪和《反腐败法》。

2017年2月,大型国有航运企业越南远洋运输公司前总经理陈文廉、前销售部代理经理江金达因贪污被河内市人民法院判处死刑。两人合计贪污2581亿越南盾(约合7520万元人民币)。

今年9月,越南政府监察总署副总检察长邓公训表示,根据2017年的反腐成果,预计2018年越南腐败现象将呈下降趋势。